• 信义区新闻出版
  • 刘长卿这首送别诗,格调清新,意境幽远,婉转深沉,绝

    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3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“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。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”这是唐朝诗人刘长卿的名作,但历史有时就是让人无语,是史官失职还是史册毁损,总之,这位赫赫有名的大诗人,后人竟查不到他的生卒年月。

    靠推测而来的刘长卿生日,让人啼笑皆非,出生年月的跨度从709年,一直猜到726年,故去的年月从789年-791年。横跨17年的生年,已是相差一代人。闻一多先生认为生年应为709年,今大都以此为准。

    刘长卿的为官生涯历经坎坷,遭遇两次被贬。756年被人诬陷坐牢,同年遇大赦被释放。770年又因爽直强硬得罪人,再次被诬陷,朝廷将他贬为睦州(今浙江淳安)司马。

    733年左右,他与好友裴郎中被召回长安,裴郎中被贬至吉州(今江西吉安),两人同为被贬谪之人,同病相怜,互生恻隐之心。诗人送别好友之后,遂作诗一首,因之前为裴郎中写过《送裴郎中贬吉州》,故再写改名为《重送裴郎中贬吉州》。

    重送裴郎中贬吉州

    唐代:刘长卿

    猿啼客散暮江头,人自伤心水自流。

    同作逐臣君更远,青山万里一孤舟。

    《重送裴郎中贬吉州》,表达了诗人与好友虽同为被贬,共处低谷,但依依不舍,深深挂怀的情谊。

    “猿啼客散暮江头”,首句诗人以七个字点明了当时的场景,包括时间、地点。这里的江头,指的是长江的岸边。落日西沉,暮色苍茫,猿在哀啼,送客的人已经散去,独余诗人踯躅岸边。仅仅七个字,诗人便轻巧的将这种无奈与凄凉,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。

    “人自伤心水自流”,此句紧承上句,此时好友裴朗中已经孤身离岸,随船远行,渐渐消失在黄昏的茫茫天际。岸边只余诗人孤单的身影,江水依旧奔流,诗人倍觉伤感,怆然泪下。这种伤情,不只是远隔重山,相距万水,还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凄惶。

    “同作逐臣君更远”,这一句中的逐臣,指被贬官而同时离开京城的人。诗人与好友裴郎中同时被贬,各自都有内心的苦水,官场之挫,无可奈何。为臣之人,必当受命于君。你我同被贬谪,天涯漂泊,你被贬的地方比我还要远,这最后一句的“更远”,是诗人又多的一份心痛。

    “青山万里一孤舟”,最后一句诗人把感伤之情写到了极致。好友已渐行渐远,极目远望,浩淼的江水奔流,两岸绵延的青山相对,朋友乘坐的一叶孤舟在其间独行,只有万里青山与你相伴。诗末的 “一孤舟” 恰似点睛之笔,点透两个孤独之人的无限惆怅与万千悲凉。

    刘长卿的《重送裴郎中贬吉州》,格调清新,寓意深远,诗人以景喻情,以情入景,情景交融,取得了极佳的艺术效果,两位好友间的真挚情意,更是令人动容。清学者卢文绍评价刘长卿的诗,“含情悱恻,吐辞委婉,绪缠绵而不断,味涵咏而愈旨”,的确如此。

    Power by DedeCms